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忆家门前的那条机耕道

发布日期: 2018-09-07  作者:龙久良  来源:龙泉开发  

  “客户您好,您的两箱水蜜桃已经打包好了,中午发顺风快递,下午到广州,晚上您就能收货了。”姐夫挂了电话,坐在自己刚买的“高尔夫”车上,查看着通过微信收到的货款——就快6位数了!他会心地笑了,心里盘算着:再过几个月,他就可以装修在城里买的新房了,再过几年,他就打算抱孙子了,再过几年,他就可以安安稳稳养老了……

  姐夫专注地盯着家门前这条宽大的、明晃晃的大马路。他要特别感激这条大道,是它,给了他所有美好的、幸福的遐想和愿望,给了他实现所有愿望的光明和前景。他抚摸着腿上的几处伤疤,心里:20多年前,也是这条路,曾经让自己无数次摔跤,无数次饱受辛酸和痛苦。那个为着一家生计而在风雨中滚烂泥的人,做梦也没想到20多年后能够坐在自己的私家车上展开如此美妙的遐想。姐夫的眼角渗出了几滴泪水,久久地在眼框里打转,似乎在诉说着这里几十年来所发生的一切……

  上世纪80年代,也就是从我记事起,全国各地改革开放刚刚开始,当时流行着一句话:要致富、先修路。于是村里的高音喇叭里每天响起了村长高亢的声音:“全体村民动员起来,要致富、先修路……”也许是村民们习惯了肩挑背磨,心想:咱修路干嘛呢,哪来的车呢,车来干什么呢?就这样,动员了一阵子没奏效。后来村长又想了一个办法,于是高音喇叭又响起来了:“为了娃娃好走路,你来我来修大路。”中!这句话好听。于是乎,村民每家按工天分配,大家扛着锄头、铁錾、纤绳等一应器具,又像是回到了大集体时代,在经过了热火朝天的一年之后,一条崭新的能过一辆大车的机耕道形成了。从那时起,那条机耕道成为了我童年的乐土,我们每天在路上追逐打闹,哪怕是遇上下雨,穿上雨靴,在泥泞的路上踩得水花四溅,那也是一种快乐。

  不知哪一天,这条机耕道上真的来车了,是货车。原来,从90年代开始,村民的副业——原本只能卖点小钱补贴家用的水蜜桃受到了外来商家的青睐,他们为了能买到新鲜的水果,自己开车来农户家采购。在家门口就能卖桃了!这可是破天荒的事!这可乐坏了村民们。这时,机耕道不再是我们娃娃的乐土了,大人们在这里来回穿梭,有挑着重担赶去过称的,有卖完了挑着空筐边数钱边哼小调的,还有老人拄着拐棍到这来看热闹的……机耕道也成了大人们的乐土了。那几年,村里的粮食越来越少,水果越来越多。

  姐夫就是在这时候走进了我们的家庭。他家离我家很近,所以这条机耕道必然要留下他精彩的身影。他同其他村民一样,每天挑着桃在这条道上飞跑,累并快乐着。可是问题来了,一到下雨的时候,这条道就变成了烂泥路,原本平坦的路面犹如抹上了一层油,不要说商家们不敢来了,就是自个儿挑到镇上的集市去也成问题。有一次我看到姐夫挑着重重的担子,淅淅沥沥的雨打在他头上,在一个缓坡处,姐夫试图换肩(担子左右肩互换,缓解疲劳的常用方法),他调整好姿势,准备顺势用手一推,可能是因为雨水模糊了双眼,使他无法判断脚下深浅,只见他一个踉跄,连人带框滚到了烂泥中,整筐桃报废了,姐夫也受伤了。后来还有好几次,姐夫都不同程度地受伤,但他还要咬着牙坚持,为了生计,他不能停下来。当然在这条道上受伤的远不止姐夫一人。

  于是,关于硬化机耕道的呼声越来越高了。经过几年的筹措,在村民们摔了几年跤后的某一年冬天,这条软泥路终于铺上一层薄薄的硬壳,虽然只是大大小小的碎石,但终于不用在稀泥当中“溜冰”了。后来几年里,这条路又陆续采取了细碳渣补填、陡坡硬化、条石镶边固基等补修措施。

  这时我发现,这条机耕道上又多了两种车:一种仍然是货车,但不是运水果的,是运砖、运砂石的,这些建筑材料被运到了村民的房前,就像种竹笋一般,几年功夫,把整个山村到处都种上了白净的、宽大的楼房;另一种是摩托车、三轮车,那是村民们自己的。姐夫修了楼房,又有了一辆大红色的摩托车,每当外出参加宴席,他总要把自己收拾得体休面面的,然后听着车上安装的重低音喇叭放出的美妙音乐,赴宴去了……

  时间来到了二十一世纪。运砂石的车继续在这条道上跑着,但明显少了。摩托车、三轮车却越来越多了,车主们腰间别着BB机、手机,迎光闪烁,好不神奇。港商、台商驱车来了,家乐福、沃尔玛的采购车也来了,村里的水果开始走向“高大上”了。大大小小的送货车来了,车上有冰箱、空调、彩电、床垫等等,凡是城里人有的,都送到村里来了。卖百货的也来了,村民们足不出户,就可以买到日用品了。

  姐夫除了享受着这些成果,他又在全村率先买了一辆面包车,这可是四轮的、不受风吹雨打的铁房子呀!姐夫的世界变大了,他的想法也更宽了:这条道路虽已硬化,但仍然狭小而不平整,并且还是一条断头路,进城得先上山再下山,约摸要绕一个小时才能到城里,什么时候能从山脚下那条大道直接修一条路上来连着这条小路呢?

  又过了几年,乘着美丽新村建设的东风,姐夫再次迎来了他人生中的一次历史性转折。大型挖掘机、装载机开进来了,果然是从山脚下抄近道而来的,不仅打通了那条断头路,还把原来的机耕道扩展成了又宽大又平坦的双车道,铺上了厚厚的混凝土。这条宽大的马路,不仅拉近了村民与外界的距离,更是对外敞开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

  宽大的马路上又来了很多车:移动公司的、广电公司的、自来水厂的、文体部门的……不用多说,姐夫和其他村民一样,不久就享受到了光纤电视、互联网、清洁自来水、文艺演出、健身器材等城里的专供产品。城里的人开着私家车来了、骑自行车的、徒步的也来了。姐夫看准了商机,桃花盛开时,支几个帐篷就是农家乐,收入增加了;桃子熟了,在路边摆个招牌:水果采摘园,销路增加了;通过不断结识朋友互加微信,实行网络销售,姐夫摇身变成“电商”了。

  这几年来,姐夫,还有他的左邻右舍,就是在这条大道上走出了自己的幸福,走出了自己的美好未来。无论是家家户户买汽车也好,甚至进城买房也罢,他们都终将会感谢这条光明的大道。

  虽然二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但姐夫依然觉得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他坐在“高尔夫”车上,心想:这农村还是农村吗?如果说是,那生活上哪一样比城里少呢?如果说不是,那这里依然有山、有水、有土地、有水果、有菜地,这本来就是农村。

  姐夫擦干眼泪,看看眼前这条大道,又想了想那记忆犹新的机耕道,会心一笑,然后起动引擎,朝着他心仪的方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