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天府龙泉驿 ›› 新闻中心 ›› 要闻 ›› 龙泉要闻

举家援藏 13年后再回甘孜

——龙泉驿区第五批援藏工作队员陈云林

发布日期: 2018-10-10  作者:  来源:龙泉开发  

  编者按:今年7月以来,龙泉驿区第五批援藏队陆续入驻甘孜。第五批援藏队共112名援藏队员,其中包含驻村队员39名、援藏工作队28名、医务人员25名、教育工作者20名。自正式入驻甘孜县以来,第五批援藏队员经受住了挑战和考验,积极发扬“艰苦不怕吃苦、缺氧不缺精神”的优良作风,用心想事、用心谋事、用心干事,为甘孜县脱贫攻坚注入了全新活力。

  日前,本报记者深入甘孜县,实地采访了我区第五批援藏工作队员。即日起,本报将推出援藏系列人物专访,反映第五批援藏队员工作和生活,展现我区对口援甘工作中涌现出的先进典型和感人事迹。这些来自基层、来自藏区工作生活的鲜活故事,包含援藏干部在工作和生活中所见、所闻、所悟的真实体验。

  7月15日,龙泉驿区社区教育中心理论研究部部长陈云林作为援藏驻村工作队员再次来到甘孜县,并在甘孜县宗呷村驻村,开展精准扶贫工作;7天后,他9岁的儿子陈中奇,在同事的帮助下,来到了藏区陌生的村庄和熟悉的爸爸身边;不到一个月,他的妻子——龙泉驿区教育局学前科周德会也积极响应援藏号召,踏上了援藏支教的征程……至此,陈云林一家在甘孜县的高原大地顺利“会师”。

  如今,在宗呷村,陈云林潜心钻研着自己的扶贫工作,而在5公里外的甘孜县城,年幼的儿子则跟着妈妈一起开启了学习生活。怀揣执着梦想,他们把一家人的距离从700公里缩短到了5公里,也把服务藏区缩短到了零距离。

  了却心愿 找回自己的昨天

  对于陈云林来说,在宗呷村开展精准扶贫驻村工作,可以说是13年后“再回”梦中的甘孜。陈云林是资格的80后,2005年毕业于西华师范大学物理教育专业,毕业那年,他来到甘孜县甘孜镇康北民族高级中学任教,一呆就是两年。

  “2005年到2007年在康北民族高级中学任物理教师的感受如果可以用一句话来描述,那就是‘痛并快乐着’。”陈云林幽默地说,13年前,年轻的自己没有安慰好心中的“痛”,作了一次“逃兵”,这份“耻辱”一直萦绕在心底,就像是对恋人的思念挥之不去。

  “党员干部都要有这样一个意识:只要还有一家一户乃至一个人没有解决基本生活问题,就不能安之若素;只要群众对幸福生活的憧憬还没有变成现实,就要毫不懈怠地团结带领群众一起奋斗。”陈云林说,虽然自己还只是一个入党积极分子,但他仍然要在脱贫攻坚的路上和群众战斗在一起。

  13年后的今年5月,龙泉驿区结合对口援助工作的实际需求,计划派出第五批援藏工作队共39名驻村队员,分别驻扎甘孜县的39个贫困村。听到这个消息,陈云林当即决定报名。他感谢组织给了他一个了却夙愿的机会,让他可以再次回到甘孜“战斗”、再次为甘孜的脱贫和稳定奉献自己,也让他有机会一雪前“耻”。“也许是我太自私了,为了找回自己的昨天。”陈云林对13年前的事一直耿耿于怀。

  再回高原,刚踏上甘孜县宗呷村,坐在奔腾的雅砻江边,陈云林望着眼前这座还在贫穷漩涡中挣扎的村庄,陷入了沉思:“这就是我未来的生活吗?不,这不是我未来的生活,也不应该是这片土地未来的生活。”

  再回甘孜 已是一家三口

  “援藏永远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句话用在陈云林身上最合适不过,从最初他一个人援藏,到调动身边力量,逐渐成了一家人援藏。

  陈云林的儿子陈中奇今年9岁,刚上小学四年级。暑期还没结束的7月,陈云林有意提前将陈中奇带到甘孜,让他适应藏区的生活,学习藏语,和藏族学生交朋友。“如果他能适应藏区的气候,那我想让他留在这边上学。”陈云林不止一次这样对妻子周德会说。陈云林说因为珍惜这份高原上的团圆,也曾想过当他有一天无法再踏足雪域高原的时候,儿子或许就是他藏区情怀的延续。

  从海拔500米,素有“天府之国”之称的成都,来到海拔3300米的甘孜高原,一家人先后出现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如果说大人们还可以慢慢克服,那儿子遭受的种种磨难,就特别让夫妻俩心疼了。

  “爸爸,我头痛,我难受……”,刚踏上高原的陈中奇头疼得厉害,眼睛里闪现着点点泪光,这个9岁的孩子,平时可是个坚强的男子汉。孩子难受得厉害,爸爸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他也正在海拔3300米的高原默默地忍受着煎熬。

  高原上的村庄十分美丽但却空气稀薄,在海拔3300米的高原上徒步半个小时,陈云林感觉每次吸气后都还想再接着再吸,无论怎么用力都觉得肺像饿了三天的胃一样空虚。基本通电但经常停电,少数地方有网络,电话信号时有时无,处于包虫病高发区却直接饮用山泉水,语言基本不通,吃的大多是夹生饭……这些只是驻村的陈云林遇到的部分困难,但这些困难在农村长大的陈云林眼里,算不得什么。不仅如此,他还要让妻子和儿子吃这份苦,克服这些困难。

  “好在我一直对儿子采取的是散养的方式,他适应能力很强,我一直相信他可以留在这里上学,他做到了!”陈云林说。

  有很多人会不解地问陈云林:“你跑到这干什么呢?还要连累老婆孩子!”每当这时,陈云林总是笑笑,他明白自己心中的那份向往和执着。“我们一家人很坚强的,刚开始时的确很艰难,但是我们还是迈过了这道坎。”陈云林的豪情溢于言表。

  驻村很苦 却也甜在其中

  在陈云林看来,驻村工作苦归苦,但是每一次看见村民的笑脸,都是在心里回味着无穷的甜。在驻村工作的过程中,陈云林先做的就是辅导村里孩子们的暑假作业。

  陈云林清楚地记得在援藏工作第20天的早晨,他身体不适十分难受。中午实在熬不住了,他便躺下来休息,醒来的时候,桌子上放着4袋头痛粉和一杯温水,还有一张纸条,纸条上写道:“老师,这是我回家向妈妈要的药,你吃一包也许会好一点。”这群孩子年龄最小的是7岁,年龄最大的也才14岁,但他们的细心和关心,让陈云林深受感动。

  陈云林还记得,在这里吃的最香的一顿饭是8月20号那天在村长家里面吃的。那天村里一整天都在停电,没有办法做饭。早上,他和儿子吃了几块饼干,喝了一瓶矿泉水,直到中午一点半电还是没有来,没有吃的也没有开水喝,饿坏了的儿子不停地在陈云林旁边念叨:“爸爸我饿了。”这一幕恰好被从乡上开会回来的村支部书记巴呷看在眼里。

  二话没说,巴呷书记直接回家安排家人做好饭菜,再来请陈云林和儿子去家里吃饭。陈云林说,那天的饭菜不丰富、味道也不算好,虽然只是一碗素得分不清楚是炒的还是煮的土豆片、一碗夹生的白米干饭和一杯藏茶,但这的确是他们吃得最感动的一餐。

  驻村虽然辛苦,但是每为村民做一点事都会被感谢、被尊重、被肯定,这便是陈云林洋溢在心底的“甜”。它无声无息的回报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就像是空气,看不到,却深深地融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为群众做一件实事,就会得到一个带着鞠躬或者作揖的感谢,这是一份宝贵的信任,而正是这份信任,在不停地为脱贫的进程助力、为民族的团结加油、为社会的和谐点赞。

  突破艰难 找准脱贫出路

  到了宗呷村不到三个月,从事社区教育工作的陈云林满脑子都是想的都是怎么把社区教育工作与宗呷村脱贫致富结合起来。自从来到宗呷村,他一直在思考呷村穷在哪里?为什么穷?如何脱贫致富?他感觉自己像一个有经验的“白丁”。

  宗呷村距离县城5公里,位于原317国道旁,自然条件较好,临近雅砻江,境内还有一条河流,水源充沛,水动力充足,以农业生产为主。牧业生产规模较大,全村森林面积较大,森林覆盖率高,森林主要有杨树、俄色、柳树以及灌木,以及未成林地;全村农耕地880亩,平均亩产415斤,全村共有39户、217人,劳动力161人,三老干部2名,党员10名;各类牲畜498余头(只匹),草场面积31700亩;村民有浓厚的宗教情感,戒杀生,导致不愿饲养牲畜,即使饲养的成年牲畜也不愿出栏……

  对于宗呷村的情况,陈云林进行了充分的调研。“党中央要求扶贫开发贵在精准,重在精准,成败之举在于精准。”宗呷村有贫困户6户,贫困人口48人,其中因患病、残疾、年龄等原因导致无劳动力23人。如何让这6户48人脱贫致富,如何让他们走上持续脱贫致富的道路,这是陈云林努力的方向和工作的重点。

  在调研和思考的同时,他也不断虚心向别人请教。在陈云林看来,带队领导、乡党委书记、第一书记、村支书、村长、朋友、群众都是他的老师,而正是在他的努力和“老师们”的帮助下,陈云林与驻村第一书记初步确定了两手抓策略:一是以孩子们的希望墙打造和夜校教育为抓手实现思想扶贫;二是依托现有村集体资源打造一日游基地实现产业扶贫。

  驻村工作才刚刚开始,陈云林总感觉自己像刚入军营的士兵,三个月的操练总是让人感觉乏味,总想马上就有热血沸腾的战斗或比拼。虽说调研和思考是正确、有效解决问题的前提条件,但每天总忍不住想要马上做些什么来帮助群众、帮助宗呷村。

  “陈云林在驻村扶贫工作初期积极了解群众具体情况,不断开展走访调研工作,真正地走进了群众的生活,从多方面解决了群众最迫切的问题。”短短的驻村时间,陈云林的工作就受到了宗呷村相关负责人的高度肯定,更重要的是他找到了帮助宗呷村脱贫的突破口和办法,如今宗呷村的全体村干部和群众,都决心要跟着他实打实干,用自己的辛勤劳动实现脱贫致富。

周 热 点
更多
国内新闻
更多
国际新闻
更多
热门图片
更多